liminyan

剧版《陈情令》续写,题目未定

云深云梦:

42.


      “蓝湛!这还是你吗?”魏无羡面红耳赤,觉得自己完全说不过蓝忘机。


      “为何不是?”


      “以前你的脸皮多薄啊!哪像现在?”魏无羡一面说,一面推开家主客房的门,伸臂把蓝忘机拦在门外,“蓝二公子,请回吧!你叔父说了,大礼之前要严守礼仪!”一想到蓝忘机怀里揣着的那本秘笈,魏无羡就心慌。不行,不行,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


      蓝忘机根本不理魏无羡,直接抓住他的手腕,就把他拉进屋,自己在桌前坐下,倒了一杯茶,一副要在这里久坐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“蓝湛,你看,亥时就要到了。你得回房间去睡觉。”魏无羡过来扯他的衣袖,“你叔父今天都没有为难我,我可不敢犯他的戒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就在这里坐坐。你怕我?”蓝忘机喝了口茶,悠悠地问。


      “我?我怎么会怕你?我是怕你叔父生气!他才说了大礼之前,咱们俩不能同住的。”魏无羡小声辩解。


      “叔父说不可同住静室。这里不是静室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啊?不是吧?难道静室才是重点?重点难道不是不可同住?”魏无羡睁大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蓝忘机其实也知道,自己应该回静室去。但是不知为什么,今夜,在彼此确认了心意之后带着魏婴回到云深不知处的第一夜,他就是不想离开魏婴,一刻都不想。他并不是要在今夜做什么,但就是想和魏婴在同一个空间里,能看见他,听见他,能感觉到他。他再也不想一个人回到静室了。


      真的,那十六年,一个人在静室里是如何度过每一个夜晚的?只有他自己知道。这三个月,一个人在静室里是如何满怀着期待与忐忑,惶恐与不安的?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
       今夜,在彼此确认过心意之后,在获得叔父的成全之后,蓝忘机突然觉得自己的精神一下子就放松了,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。此刻,他不是仙督,不是蓝氏家主,不是含光君,甚至不是蓝忘机,他只是蓝湛,只是那个想和魏婴在一起的蓝湛。他不要什么雅正端方,不要什么约束自我,他只想和这个自己在心底喜欢了十几年的人坐在一起,和他说说话,逗他开开心,又或者看他被自己逼急了、吓到了之后,那一脸的羞涩与慌张。


     “魏婴,帮我一个忙。”蓝忘机沉默了许久,突然说话了。


     “什么忙?”


     “帮我把抹额解下来。”蓝忘机说。


     “啊?”魏无羡懵了,“蓝湛,你也喝酒了?”


     “你不愿帮我解抹额?”蓝忘机的语气好像很委屈。


      “不是,不是。蓝湛。我怎么会不愿意呢”魏无羡见不得蓝忘机一副委屈的样子,连忙起身站到蓝忘机背后,一手挽起他的长发,一手解开他发间的抹额。当然,他并没有看见蓝忘机嘴角的浅笑,像个得逞的调皮孩子。